你知道的。

发布于 2018-03-03  567 次阅读


雲流れ - みかん箱,Foxtail-Grass Studio--:-- / 04:12
(*+﹏+*)

在入睡前,可否能够听我叙述一个,十分久远的故事呢?

天亮了。
一座四面环海与世隔绝的小岛上,妈妈和孩子从森林里走了出来。
“我觉得咱们还是飞走吧,妈妈?”
“不可以,你忘记了你爸爸的结局吗,在这里,哪怕是扇动翅膀都不要做。”
“但是我想离开这里。”
很久以前,平静祥和的岛上发生了事故,原有的平静的生活支离破碎。人们依靠镇静剂度日,自我麻痹。
“…………”

“老鼠妹妹昨天试着乘船离开来着”
老鼠妹妹出生在这座岛屿最偏僻肮脏的地方——垃圾场,也是当年的工业区。
她的父亲在灾难中不幸去世。母亲为了维持生活,改嫁给了一个整日带着假耳朵装人类的奇怪动物。
为了活下去,一家人埋葬了曾经的记忆,好像从没有那场灾难,这个家也本就如此。
她没办法这样自欺欺人地活着,她要逃离这座小岛。
她和小伙伴凑够了钱,买了最便宜的船。
“但是她死了啊。”
“不可能。”
“……”

这座岛上原本有着数以万记的人口,灾难过后每天都持续的可以听到哀嚎。大家都在苟延残喘。
工业区,富人区,贫民区,都能看到一样的光景。
“说不定还活着呢,已经到达了海的那一边了。”
“说不定已经被鲨鱼吃到了肚子里。”
鸟妈妈说。
他们是这座岛屿最特别的存在。
不属于任何地方。
是这世界上唯一长着翅膀的人,唯一有能力飞过大海的人,唯一可以逃离这里的人。
小时候,大家总嘲笑他飞不起来。
等他长大了,大家却又开始害怕他会飞了。

“爸爸……”
鸟孩的父亲,在灾难之前,是灯塔看守人。灾难之后,他丢掉了工作。第一次张开翅膀,开始在岛上四处传播一些“违禁品”。某一天晚上,被警方射杀。
鸟孩也因此成为警方猎捕的对象。他无数次被击落,但都侥幸活了下来。可比起警察更为难缠的,是内心的恶魔。鸟孩心中的恶魔比任何人都巨大,那只恶魔,狂暴嗜血,具有毁天灭地的力量,蚕食着他的内心。
鸟孩到现在还没有掌握飞行的技巧,总是跌跌撞撞。
他知道心中恐怖的恶魔能让他拥有飞翔的力量,但也能让他迷失自己。
他压抑着心中的恶魔,身居在森林里,独自守护着这个岛屿深处唯一一片秘密的净土。
那里有已经绝迹的鸟语花香,有会生长的生命。
可是,他并不能永远躲在这里。
鸟孩也决定飞翔,哪怕放出内心的恶魔,也在所不惜。

他终于决定和心爱的人一起逃离。
用身体为爱人导航,却最终被射杀,沉入海底。
这座岛屿,唯一会飞的人,再也飞不起来了。

鸟孩的死讯却没有传回了小岛。
人们绷紧了弦,妈妈松了口气。
“走吧,离开这里吧,自己一个人就可以,无需牵挂太多。”
“妈妈无能,妈妈不会飞……”
妈妈笑了,她多想知道孩子在异国他乡的美好生活啊。
“妈妈,没问题,我在天堂也一样开心,因为我终于可以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了。”

你无需担心,无需悲伤。
因为这一切对于他而言,都是虚伪的。
他的家人不存在,他的恋人不存在,他的记忆也不存在。
他是存在的吗?
鸟孩心中的恶魔,却在毁灭一切的时候,展现了真正的神迹。
它缓缓地浴火上天,构成一个十字架,伴着圣音。
而当它相遇这个肮脏的世界一起消亡时,又像极了凤凰涅槃。
鸟孩父亲运送的“违禁品”,其实是让整个岛屿恢复生机的种子。
鸟孩的父亲,将种子洒向整个岛屿,带给孩子们。
为那些不会飞的人,永远逃不出去的人,制造一个新的世界。
否则总有一天,这个岛屿都会被垃圾覆盖,所有的孩子都将没有未来。
故事中的孩子,除了惨死,就是逃无可逃。
他们的抵抗,终将被世界遗忘,甚至有一天连自己也不会记得。

这个故事究竟在讲什么啊?在我觉得,大概是自由。
尽管里面没有一个人,真的获得自由。
无论是身体上的;还是内心里的。
他们都在为自由挣扎。
但只要还在挣扎,就算是活着。
怕的是,不再有人挣扎,人们都和心中的恶魔签了契约。
怕的是,所有人心安理得地走进牢笼,带上面具装起了正常人。
怕的是,这世界已然成了肮脏无望的垃圾堆,我们却毫不自知还将垃圾当成宝藏。
怕的是,当这世界只剩下最后一个会飞翔的人,我们的孩子,会举起猎枪。

故事讲完了,
温柔的天使静静的站起来,展开了翅膀。
“其实,希望还是有的,你还记得吗,老鼠妹妹逃走了啊。”
你没有听见,你已经睡着了。
但是除此以外。
“再没有人,能逃出这个残酷而野蛮的世界。”

你知道的,老鼠妹妹活了下来。
你知道的,他的一切都是假的。
你知道的,明天太阳还是会升起来,但是那时我已经不在这个岛上了。
你知道的,有些鸟儿是注定不会被关在牢笼里的,它们的每一片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。
“走吧,孩子,飞跃大海,离开这里,去向彼方。”

- The End -


交给我吧!交给我吧!交给我吧!